0%

个人简介 / amqari tukmast

名字

我的名字是Andre Pimpo。A姓比较怪异,不是个大姓,所以说每次跟人打招呼,都比较难以启齿。久而久之,养成了内向的性格。

后来,直到社交软件特别是微信普及了以后,这种情况才有所好转。因为大家或多或少都认识了几个“A王鑫”或者“AA 龙腾翡翠批发”。我就跟人说,这个,这个,还有这个,都是我本家。人们一下儿就明白了。

我8岁的时候有一回去幼儿园相亲。对方听我解释完,就皱眉说,不对呀,人家天天发这么多朋友圈,你啥也不发。你是不是基因有问题啊?

我就解释说,你比如说繁体字,头发的发和发财的发,它不是同一个字儿,推行简体字以后,就简化到一块去了。我们这块呢,以前姓A的,姓AA的,姓AAA的,还有姓AAAAAAAAAAAAAAAAAAAAAAAAAAAAAAAA的,建国以后,统统都姓A了。所以说基因从一开始就不一样。

对方问那你祖上到底是姓几个A的呀?我张口结舌答不上来。冷汗直冒。当天晚上我翻来覆去气不过,把她给拉黑了。我想,太聪明是一种危害。

图片

我特别喜欢一种植物,就是橘子。

8岁那年,我看到一袋砂糖橘,仿佛身体里某个开关被打开了,一气儿吃了25个砂糖橘。第二天,我就到幼儿园相亲去了。

但过程很不顺利。后来,总之呢,到了派出所去。在派出所,赵警官问我住在哪里,叫什么名字,我很难为情。我怕他知道了这些,就会想办法偷走我的魂魄。我对他说,我住在橘子共和国。事实上,我正好是橘子共和国的首席橘子。

这就是为什么我的博客的图标是一个橘子。不仅仅是一个简单的橘子,更是一个至上主义的橘子。

orange!

除了橘子之外,我还喜欢一种动物,那就是熊。和赵警官的沟通中,我说我曾经干过很多份工作。赵警官建议我坦白从宽,我犹豫了半天,最后说我只在黑龙江东方红林场担任过职业棕熊。

最后,我还是从派出所回来了。我鼻炎的老毛病就是那时候落下的。

爱好

之前我在电梯里碰见一个“青春启程”口才班的学员,他告诉了我一个概念。

他说朋友你看,咱们刚开始用一台电脑的时候,电脑是没有个性的。但是用了一年以后,每个人的电脑都有个性,捡到就知道是谁的。手表就永远没有这种个性。这说明越是高级的东西越有个性。

我说起开,谁他妈是你朋友啊。

他说朋友。我看你就很有个性嘛。

我说你能不能别堵着电梯门口,我们这一电梯人都急着出去上厕所呢。

后来在换裤子的时候,我仔细思考了这个问题。我觉得今天的人一般不太关心捡到的电脑有什么个性,还是比较关心硬件的具体性能。对于电脑这样的生产资料来说,爱好大概不属于具体性能的一部分吧。

我最近戒断了流媒体,感觉十分良好。昨天做职业倾向评估和辅导的兄弟问我有什么爱好,我回答说我的爱好就是不消费现代工业文化产品。

他立刻就肃然起敬。他又问我在空闲时间做什么,我说每天在B站学习游戏建模8小时,在微博投票抽奖8小时,在虎扑步行街发帖8小时。

后来我觉得这么说不合适,就补充说,这些都是免费的,真的没有消费。他说哥们,我怕我辅导不了你呀。

前两天 Netflix 自己又下回来了,还祝我生日快乐。我琢磨着,大概是市场经济向我发出了警告。

写博客

我写博客是2019年1月开始的,那个时候我快要成年,生活中有一点痛苦。

我小时候常常想成为一个作家。后来上学以后,目标有所转变,想要当一个院士。我常常思考怎么调和这两种倾向。

我在生活中经常在几个地方见到作家,其中之一就是安定医院。进了安定医院,也是院士了,我这样憧憬着。

在本质上,痛苦只是内部或者外部精神的躁动,它的反面就是安定。我尝试了许多办法获得内心的安定。有一天,我妈给我转了一个抖音,说佛在冥想前,也是痛苦的。我想既然冥想的冥是宝盖头,写博客的写也是宝盖头,便开始写博客了。说起宝盖头,过两天出院以后,我也要去剪一个宝盖头。


友链

我听说写博客的都爱放几个友链,就像QQ人喜欢去漫展找coser扩列,特斯拉人喜欢别人打他们挪车电话,或者黑猩猩喜欢叫别人给捉虱子一样。

所以我也弄了一些,放在这里,对于移动端更友好。这里有两种作者,要么是我觉得他们写的一些东西比较有意思,或者他们是我现实中认识的人里面也写博客的。

Sean Carroll

万物皆流

Three-toed sloth

凉快可的松

Swampy