0%

事情是这样的,我在刷知乎的时候看到了一个叫做李盆的,感到了一种惊喜。

我最开始看到李盆呢,是在一个关于书法的问题里。有人问:庞中华的硬笔书法水平如何?李盆写了一个被知乎日报收录的回答

你知道知乎上有许多人,许多所谓靠写作本身刷取粉丝的人,他们写东西是很圆滑的。有一百种开给初学者的写作课,那些人进去的时候是一个啥也不懂的初学者,出来之后就是一个圆滑的初学者。然后就在知乎上唰唰唰地写字,写得很圆很钝,因为他学到的并不是如何表达,而是一种掩饰的技巧,把他的不能表达给掩盖起来。

阅读全文 »

  1. 上次搞的中国地图,西边连玉门关都没有到,实在是不够大。这次把中国西边一些地方(还有他们再西边的一些地方)画上了。正文里面有图。另外我在左边导航栏加了一个maps来专门放我画的这些地图。我整个12月(在电脑前)的闲暇时间除了打足球经理之外一直在画这玩意。
  2. 11月27号的时候,我写了一个“11月27号基本感想”,但是只写了换编辑器的事情就扔下了。应该还有更大更重要的内容,不过现在我想不起来当时想说什么了。
  3. 我发现孙老师(andrew sun)居然偶尔还会看这个网站。上次我写了童年的回忆,他说:

我感到缺少一个类似“赞”的按钮,它可以是别的意思,比如“比心”、“挺好的”,或者是“我在一个偶然的时间点开了这个,从头到尾看完了,画面在脑中走了一遍,获得了一种感受”,或者是“反正我只让你知道我看了,其他的随便吧”,以便读者能不至于像现在这样非要在评论区哔哔赖赖一番。

我本来想说他其实也没有弄这个,结果他其实有,但是要登录wordpress才能(点赞)。不管怎么样我确实应该做一个(或者几个)这样的按钮了。不过hexo这玩意不太行,没有现成的类似功能,我并没接触过前端(或者程序员技能中的任何部分)的这些东西,平时最多最多只会魔改,写一个新的,一天之内指定整不明白。所以我就把评论区系统换一下吧,让上面这种评论区艺术来得更轻松一些。发个句号什么的。

阅读全文 »

今天(9-25)下午踢了个球,完事了上同学家吃饭,他室友里面有个喜欢健身的,当时开着电视,我们就一边看全运会女子76公斤级举重,一边吃汉堡。然后就觉得,周六的晚上,天气不错,应该多说点话,回来以后,看见网上有些人,都是90后,在回忆00年代,我就想,我也该记录一下我的童年,把这些话讲出来。童年这东西,就相当于早上太阳出来那时候的雾气,起床之后不注意,到中午一不留神,就散掉了。

阅读全文 »

其实我是十天之前写的这个,本来打算和地图一起发出来,结果地图弄太大了,所以现在单独列为一条。感觉不是很能写好现代诗。我试着搞一些格律,看看效果如何。

阅读全文 »

之前我一直不用微信读书。为什么呢?一个,是觉得逼格不够,怕平时拿个手机在那看,会被人误解说在看网文。哪怕我真的在看网文,这种指控也是不可接受的。第二个,是我瞧腾讯不起,认为它不会有多少有意思的书来给我们看,还不如在百度网盘找pdf资源。

上个月,我看到有人说英格兰作家 KJ Parker 的中短篇奇幻小说很不错,于是我就去找,结果找了一圈只有微信读书才有。于是只好搞了一个,结果发现怎么这么多人都在用这个东西。一拉开微信朋友的单子,动不动就是“已读823小时45分”,我不禁倒吸一口凉气,发现自己在阅读上已经落在后面了。

阅读全文 »

直到2017年,我还有发朋友圈的习惯。那一年,特朗普宣誓就职,中欧班列从义乌开到了伦敦,尤文图斯在欧冠决赛输了个1-4,一切都在平凡的空气中默默地变化着。

阅读全文 »